广场恐惧症如何诊断和治疗


广场恐惧症是如何诊断的?

医生会根据患者的体征和症状做出诊断,也可能进行体检或进行血液测试以排除其他可能导致症状的原因。

根据美国精神病学协会的说法,要被诊断为广场恐惧症,需要在以下五种情况中的至少两种情况下出现强烈的恐惧,担心自己在恐慌症发作或可能出现晕倒等尴尬事件时无法离开:

1.使用公共交通工具

2.身处开放空间,包括停车场、桥梁和商场

3.在剧院和其他封闭的空间里

4.排队等候或身处人群中

5.独自在户外活动

这些情况也必须是被避免的,只有在有另一个人在场的情况下才会去做或在强烈的恐惧中忍受。而且这些感觉和行为必须持续6个月或更长时间。

广场恐惧症的预后

通过适当的治疗,通常是心理治疗和药物治疗的结合,许多人最终可以控制他们的焦虑,以便感觉更好和发挥功能。

广场恐惧症的持续时间

如果不进行早期干预,广场恐惧症会变得更加严重,更加难以治疗。但有效的治疗可以帮助在广场恐惧症的情况下发挥功能。认知行为疗法(CBT)是心理治疗的一种形式,通常包括在几周内与治疗师进行10到20次的治疗。

广场恐惧症的治疗和用药选择

广场恐惧症和其他焦虑症的治疗通常采用心理疗法,如认知行为疗法。药物治疗,如某些抗抑郁药,有时会用于严重的病例或伴随着广场恐惧症的其他精神健康状况。

认知行为疗法用于治疗各种心理疾病,帮助人们识别、理解并改变导致其病情的思想和行为。人们认为,从长远来看,这种疗法可能比药物治疗更具成本效益,也更容易被人接受。专家们有时说,认知行为疗法可能需要10到20次治疗才能起作用,但也可能需要更长时间。

认知行为疗法的一种类型被称为暴露疗法。暴露疗法通常用于治疗某些恐惧症。根据说法,它涉及逐渐让患者接触到害怕的情况或物体,使患者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不那么害怕。

如果除了广场恐惧症之外还有其他相关的疾病,或者通过治疗没有完全好转,医生也可能开出抗抑郁药来帮助治疗这种疾病以及恐慌症状。最常开的抗抑郁药是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即SSRIs。这些药物有助于使5-羟色胺更容易进入大脑。

SSRIs的例子包括:Prozac或Sarafem(氟西汀)、Celexa(西酞普兰)、唑洛夫特(舍曲林)、Paxil,Paxeva,orBrisdelle(帕罗西汀)、依他普仑(艾司西酞普兰)。

也可以开出称为苯二氮卓的抗焦虑药物,尽管这些药物用于治疗广场恐惧症是有争议的。有些人认为,对于那些症状严重到无法执行简单功能(例如离开家)的人来说,这些药物是很好的短期工具,其他人则指出,使用这些药物可能会干扰治疗,因为治疗依赖于一个人经历一些不适并努力克服它。一些常用的苯二氮卓类药物有:克诺平(氯硝西泮)、Xanax(阿普唑仑)。

苯二氮卓类药物通过增强大脑中一种神经递质的活性并产生镇静作用来帮助缓解焦虑。它们起作用很快,通常在一小时或几小时内。由于它们的作用如此迅速,而且服用它们的人可能会产生耐受性,使他们需要更大的剂量才能感觉更好,因此人们可能会对它们上瘾。所以医生会给他们开很短的时间。如果突然停止服用,可能会出现戒断症状,所以遵循医生的指示逐步停药很重要。

广场恐惧症的预防

根据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说法,早期治疗广场恐惧症症状可以防止这种疾病的发展。如果认识到轻微的早期迹象或行为,可能会在恐惧变得难以承受之前采取行动。例如,有建议,如果开始对在一个任何实际伤害风险都很低的地方感到焦虑,可以通过反复去那个地方来面对和减少这些恐惧。

广场恐惧症的并发症

严重的广场恐惧症会造成极大的限制,干扰日常活动,如上班或上学,见朋友和家人,甚至离开家去办事。

广场恐惧症与患上严重抑郁症、持续抑郁症(癔症)和药物使用障碍的风险增加有关。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