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学是如何认识失眠的?

失眠是一种现代医学通常使用的名词,中医典籍将失眠称为“不寐”、“不得眠”、“不得卧”和“目不瞑”等,这些名词是指经常不能获得正常睡眼,或者入睡困难,或者总的睡眠时间不足或不深,严重的人以彻夜不眠为特征的病症。

不寐的病名首见于《难经·四十六难》,“不得眠”、“不得卧”和“目不瞑”的名称来自于《内经》。中医学著作中认为老人“卧而不寐”是因为“气血衰,肌肉不滑,荣卫之道涩”。而对于“不得卧”,在概念上有两层含义,一层是指失眠,另一层是指因为疾病所苦,不能躺下。

现代中医学关于失眠有“失眠”和“不寐”两种说法,应该统一称为失眠。中医对于失眠的诊断主要是在病名下结合中医症候。

中医学是如何认识失眠的?

气血不足,神失所养;阴虚阳亢,虚热内生;阳虚阴盛,心神不宁;肾水不足,心火亢盛等,皆能扰动神明,而出现失眠症状,这些属于虚证。痰浊、瘀血、虫扰和食积等原因引起的失眠,属于实证。

失眠常常兼有多梦、心慌、乏力、气短、而白自汗、手足冰凉者,多是心阳不足,心神失于温养,神不安宁所致。

如果失眠以不易入睡为主者,多是神不守舍,魂魄飞扬;兼有心悸、烦躁、多梦、潮热盗汗,腰膝酸软,为心肾不交,水亏火旺,扰乱心神所致。

如果病人睡后易醒同时有心悸,纳少乏力,舌淡脉虚,多为心脾两虚,血失化源,心神失养所致。

失眠多梦,兼有急躁易怒,胁肋灼痛,腰膝酸软,多为肾水不足,不能涵养肝火,肝阴失于涵养,以致肝阳上亢,神魂不宁而产生、如果病人睡后时时惊醒,伴有胸闷,眩晕,胆怯心烦,口苦恶心,多为胆虚痰扰,情志郁结,化火生痰,痰热内扰,心神不安所致。

如果病人夜寐不安,失眠伴有胸闷,腹胀,嗳气不舒,舌苔厚腻,多为食滞内停,胃失和降,浊气上泛,扰动心神所致。

失眠兼有烦躁不安,登高而歌,弃农而走多为痰迷心窍或为血瘀。失眠兼有胸闷,胸不能纳物,突然惊醒多为心胸血瘀所致。

中医学将失眠原因归为外感或内伤,致使心、肝、胆、脾、胃和肾等脏腑功能失调,心神不安所致。《内经》中认为,凡邪气作用于脏腑影响了卫气,使其不可入于阴者皆可导致失眠。《灵枢·邪客》中说到:“今邪气客于五脏六腑,则卫气独行于外,行于阳,不得入于阴,行于阴则阳气盛,阳气盛则阴跷陷,不得入于阴,阴虚则目不暝”,充分说明了五脏六腑皆可致失眠。

《灵枢·大惑论》中详细地论述了“目不暝”的病因机制,认为“卫气不得入于阴,常留于阳、留于阳则阳气满,阳气满则阳跷盛;不得入于阴则阴气盛,故目不瞑矣。”卫阳盛于外,而营阴虚于内,卫阳不能入于阴故不寐。

隋代巢元方《诸病源候论·大病后不得服候》中说:“大病之后,脏腑尚虚,荣卫未和,故生于冷热。阴气虚,卫气独行于阳,不入于阴,故不得眠。若心烦不得眠者,心热也。若但虚烦,不得眠者,胆冷也。”指出脏腑功能失调,营卫不和,卫阳不能入于阴,是不寐的主要病机所在。明代的张介宾所着的《景岳全书·杂症谟·不寐》中说到:“不寐证岁病有不一,然惟知邪正二字则尽之矣。盖寐本乎阴,神其主也。神安则寐,神不安则不寐;其所以不安者,一由邪气之扰,一由营气的不足耳。有邪者多实,无邪者皆虚。”此“有邪”、“无邪”是指由于机体内在气血脏腑功能失调,或者痰热的影响而言。作者明确指出以虚实作为本病的辨证纲要,同时在论治用药方面亦作了详细的描述,如“若精血虚耗,兼痰气内蓄,而怔忡夜卧不安者,秘传酸枣仁汤;盛者十味温胆汤”等。

失眠的辩证论治的原则是调整阴阳,补虚泻实,具体可以分为从肝论治,从心牌论治,从肾论治,从虚论治,从实论治等。汉代的张仲景在《伤寒论·辨少阴病脉证并治》中讲到:“少阴病,…心中烦,不得卧,黄连阿胶汤主之。”指出少阴病热化伤阴后的阴虚火旺之不寐证。他在《金匮要略·血痹虚劳病脉证并治》篇中说到:“虚劳虚烦不得眠,酸枣仁汤主之。”指出肝血不足,虚热烦躁的不寐证,该治法及方剂仍为现代的临床常用的治疗方法。因此,失眠的治疗应着眼于内脏的调治。

原创文章,作者:中国健康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njjkk.com/jiankang/435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